1. <span id="wyolw"></span><span id="wyolw"><output id="wyolw"><b id="wyolw"></b></output></span>
  2. <optgroup id="wyolw"></optgroup>

  3. <track id="wyolw"><i id="wyolw"></i></track>
  4. <legend id="wyolw"></legend>
  5. <span id="wyolw"></span>
  6. <samp id="wyolw"><blockquote id="wyolw"><strike id="wyolw"></strike></blockquote></samp>
    • 1
    • 2
    • 3
    • 4
    • 5

    【關注】人民銀行:要以支持綠色低碳發展為主線,繼續深化轉型金融研究,實現綠色金融與轉型金融的有序有效銜接

    來源:網絡 上傳:本站 時間:2022-04-15 閱讀:

      近日,人民銀行召開2022年研究工作電視會議。會議指出,要以支持綠色低碳發展為主線,繼續深化轉型金融研究,實現綠色金融與轉型金融的有序有效銜接,形成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舉措。

      所謂轉型金融,是指為應對氣候變化影響,以完善綠色金融體系、支持高碳企業向低碳轉型為主要目標,基于明確的動態技術路徑標準,運用多樣化金融工具為市場實體、經濟活動和資產項目提供的金融服務,尤其是支持傳統的碳密集和高環境風險市場主體、經濟活動和資產項目的低碳和零碳轉型。

      此前,人民銀行多次強調轉型金融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人民銀行副行長劉桂平撰文表示,要加強轉型金融研究與實踐,做高碳行業轉型升級的“穩定器”。人民銀行研究局也表示,要推進綠色金融和轉型金融標準體系建設。

      那么,如何做好轉型金融實踐?金融機構開展轉型金融挑戰何在?具有可操作性的轉型金融工具包括哪些?業內專家表示,明確的標準、嚴格的信息披露是關鍵,建議金融機構以此為基礎,推出更加豐富的轉型金融工具。

      明確標準 支持轉型金融探索應用

      基于我國“富煤、貧油、少氣”的資源稟賦和傳統高碳行業仍在國民經濟中占據重要地位的現狀,做好轉型金融有其迫切性。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院長王遙表示,我國有龐大的工業體系,高排放、高環境影響的行業和企業很多,亟須金融支持進行技術升級改造、商業轉型,以逐步實現減排、低碳、凈零排放。

      轉型金融的應用可有效補充綠色金融所無法覆蓋的高碳領域范圍。王遙表示:“它擴大了潛在發行人和投資者的可選范圍,在收益和目標類型上更加靈活,可以不局限于綠色項目,而是涉及并聚焦于傳統高能耗行業的碳密集型和提高碳捕捉效率等項目,從而創造更多投資選擇。”

      實際上,在這方面已有一些探索。目前,國際資本市場協會等國際機構、經濟體(如歐盟)已經出臺了關于轉型金融或包括轉型金融內容的若干規范性文件。在國內,浙江湖州也出臺了《深化建設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探索構建低碳轉型金融體系的實施意見》,探索轉型金融。

      早在2021年9月,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BI)發布的《轉型金融助力企業低碳轉型:如何避免企業脫碳融資時的“漂綠”行為?》的工作論文,就提出企業轉型應具備的五個特征,即與《巴黎協定》一致的目標、健全(robust)的轉型計劃、切實的行動、內部監督以及外部報告。

      但業內專家認為,總體來看,在現有的綠色或可持續金融體系下,綠色和可持續金融的界定標準、披露要求等還不夠明確,金融機構對于經濟活動中的“轉型”活動以及高碳或“棕色”活動還存在無法明確識別的情況。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院長馬駿表示,由于上述原因,一些金融機構不敢為轉型活動提供金融服務。

      “明確標準”是第一要務。“要盡快明確轉型金融概念、標準、分類。”王遙建議,可參考國際現有轉型金融相關概念,充分考量現階段我國高碳行業綠色低碳轉型的實際需要,組織學術機構、金融機構、高碳企業等開展聯合研究,明確我國的轉型金融概念、標準。在此基礎上,由人民銀行牽頭,協同相關部門,制定并出臺各方普遍認可的,與產業政策、金融監管政策相協調的轉型金融支持項目目錄或指引,以劃定產業邊界,凝聚部門共識,形成政策合力。

      馬駿則提出了轉型金融框架應包含的五大要素,具體包括:一是如何界定轉型活動;二是明確如何披露轉型活動;三是明確用哪些金融工具來支持轉型活動;四是安排激勵機制來支持轉型活動;五是保證公正轉型。

      更嚴格的信息披露 避免“洗綠”“漂綠”風險

      需要強調的是,“轉型”不能與“淺綠”混為一談。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BI)和中節能衡準科技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發布的《中國轉型金融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強調,那些“具有一定環境效益但效益微乎其微”的活動不能被籠統地貼上“轉型”的標簽。

      在業內專家看來,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避免“洗綠”“漂綠”風險,避免轉型金融范圍過大,也是讓轉型金融更好發揮作用的關鍵。

      馬駿表示,與綠色金融相比,轉型金融的信息披露要求更加復雜,其主要目的是反映轉型金融所支持的主體和項目與碳中和目標是一致的,確保不出現“洗綠”或“假轉型”的問題。

      他建議,根據國內外已有的經驗,應該要求獲得轉型融資的企業披露多項內容。例如,企業應披露其短、中、長期轉型戰略或行動計劃,其中包括技術路徑、籌資和投資計劃等,且企業的長期轉型戰略和路徑應該與碳中和的目標相一致。此外,要披露在未來轉型規劃下的碳排放水平和強度預測以及測算碳排放和減碳效果的方法學,并披露各個階段轉型計劃和轉型效果的落實情況以及從轉型金融籌得資金的使用情況。

      “相較于綠色金融,轉型金融的效果難以簡單衡量,因此,需要制定更為彈性的考評體系,對企業轉型的效果進行衡量與評估。”王遙表示,應做好包括環境信息披露在內的各類信息披露工作,推動轉型金融真正去支持企業轉型。

      創新轉型金融工具 支持企業穩步轉型

      既要推動轉型金融落地,又要避免“漂綠”“洗綠”,在這一過程中有哪些可行的工具輔以實現目標?

      對于這個問題,王遙表示,可持續發展掛鉤債券是一個積極的嘗試。她介紹,2021年4月,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參考國際資本市場協會的現有經驗,推出了可持續發展掛鉤債券,并引導市場主體完成了首批債券發行,有效支持火電、鋼鐵、水泥等碳密集和高環境影響企業的可持續轉型發展。

      所謂可持續發展掛鉤債券,是將債券條款與發行人可持續發展目標相掛鉤的債務融資工具,關鍵在于定量設計可持續發展目標,企業的融資成本與每隔一段時間數量指標的進展程度掛鉤。而轉型融資需要企業融資指向碳中和目標,提供逐年碳排放下降的路線圖,逐年披露轉型的進展。

      但王遙也表示,高碳企業的轉型、能源體系等變革所需資金量巨大,僅依靠一類或幾類產品難以滿足企業在轉型過程中的實際需要。她建議監管機構出臺相關政策,給予轉型金融創新產品一攬子政策扶持和鼓勵。同時,金融機構也應依據高碳企業的實際需求和自身情況,創新開發諸如轉型保險、轉型基金、轉型信托等產品,給予轉型中的碳密集企業全方位金融支持。

      馬駿建議,鑒于轉型活動涉及許多不確定性,有必要借助一定的保險類產品來幫助企業規避轉型過程中面臨的技術、業務、市場風險。他表示,政府背景的擔?;鹂煞e極開發支持轉型活動的擔保產品,為符合條件的轉型企業和轉型項目提供風險分擔機制,以降低其融資成本。在投資組合層面,金融機構也可以考慮開發以轉型資產為基礎資產的ABS、REITs以及轉型股票和債券基金等產品。

    张开腿我的舌头满足你_国产成人高潮拍拍拍18_在线观看国产区亚洲一区-国产女合集小岁9三部